美国国会沦陷与宪政末日危机

美国国会沦陷与宪政末日危机

  美国国会沦陷与宪政末日危机

  马晓霖(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

  华盛顿时间1月7日凌晨,美国总统大选揭开最后一个法律和程序谜底:经过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确认,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彭斯宣布,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及其搭档哈里斯当选总统和副总统,共和党候选人、现总统特朗普首次明确宣布1月20日如期交权。尽管如此,特朗普铁粉暴力占领国会及流血冲突仍震惊世界,将美国的选举乱象演变为宪政末日危机。

  3日,特朗普的狂热粉丝决定5日晚间和6日白天在华盛顿举行集会。特朗普欣然肯定并力挺,他当天转发集会动员推文并承诺,“我将到场。历史性一天。”集会申请信息显示,约1.5万名抗议者将到场。这一态势使华盛顿市政当局十分紧张,不仅部署大批警力,还调动国民警卫队300多人,甚至惊动国会警察和特工处等联邦部门。

  5日,特朗普又发推称,“明天东部时间上午11点,我将在椭圆形草坪‘拯救美国集会’发表演讲。”当天,白宫附近聚集大批特朗普铁粉,他们坚信特朗普反复宣称的“胜利果实被窃取”,在其团队多个法律指控被法院驳回后,寄望于在最后关口——国会清点选举人票并确认最终结果环节施压“改判”,拥戴特朗普继续执政。

  6日,国会参众两院依照联邦相关选举法律和程序召开联席会议,在彭斯主持下统计并认证大选结果。由于共和党议员对亚利桑那州计票结果表示反对,两院分别进入辩论环节。如约现身白宫附近示威地点的特朗普火上浇油,重申总统选举充斥着违规和欺诈,声称“不放弃”“不退让”。国会现场的僵持和外面特朗普的鼓动,刺激部分狂怒示威者翻墙闯进国会大厦并引发暴力冲突,国会被迫休会,议员被迫疏散。当天国会大厦内外的暴力冲突导致4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持续四小时的“全武行”和秩序大乱,酿成国会大厦自1814年遭英军纵火以来的最严重危机,也刷新美国宪政史的黑暗与血腥纪录,将今年的宪政危机推至最危险的末日恐慌。迫于舆论压力,特朗普改口呼吁支持者和平示威并撤离。多方安保力量成功清场后,国会连夜复会并由彭斯亲口宣布,拜登获得306张选举人票,特朗普获得232张,拜登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

  随后,特朗普十分不情愿地发布迄今最明确的败选声明并承诺如期交权。他声称,“尽管我完全不同意选举结果,但是,我们将在1月20日进行有序过渡。我一直说我们将继续为确保只计算合法投票而斗争。虽然选举结果意味着总统历史上最伟大的第一任结束,但是,这只是‘让美国再次伟大’斗争的开始。”

  尽管特朗普穷尽各种内政外交折腾,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不仅无法改变既定事实并挽救失败命运,还将以最不体面的方式告别白宫。且不说推特、脸书等多家主流自媒体平台因他煽动暴力而对他禁言甚至警告永久关闭账户,仅仅支持民众对立、鼓动社会分裂并对国会山暴力活动推波助澜,就足以让他以“最输不起”的总统而留名美国史册。

  所有程序性机会均已结束,所有和平与合法翻盘的筹码均已出清。特朗普不仅亲手分裂整个美国,还再次分裂共和党和他亲手打造的执政团队。5日,他指责并肩战斗四年的彭斯“没有勇气”抗争到底,致使国会山骚乱者公然高呼“揪出彭斯”。因为不满特朗普鼓动示威,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波廷格宣布辞职,据说幕僚长也将挂靴而去。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特朗普面临被团队抛弃的风险,共和党和部分阁员在私下讨论援引《宪法》第25条修正案迫使他提前下台的可能性。

  美国大选在全球围观下上演了最不可思议的暴力血腥活报剧,舆论哗然。黎巴嫩某NGO驻联合国代表调侃美国警察弹压示威者的绕口令瞬间走红:“如果美国看到美国正在对美国做的事,美国肯定会入侵美国,从美国的暴政中解放美国。”某巴西媒体揶揄说,“这是美洲大陆第一次没有美国大使馆参与的政变企图。”几乎所有美国政要都在谴责国会暴力冲突,将示威者斥为“暴徒”“恶棍”,转眼忘记他们曾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类似行为的歌颂和赞美,不复视之为“最美风景线”,再次暴露美国政治家内外有别的习惯性双重标准。

  国会山再度沦陷无疑是让很多美国人伤心的“国家之耻”,也是周期性社会不满情绪的极端发泄,但由此认为“美国制度已病入膏肓”显然过于随意。

  拜登就任总统后,能否弥合分裂重塑团结、战胜疫情、重建经济和恢复软硬实力,才是考验“美国还美不美”的关键所在。

【编辑:田博群】